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秘密女刑警之女警炼狱[1一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秘密女刑警之女警炼狱[1一8]
(1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只好离开温暖的被窝来接电话。又是一件杀人案,我只好快速的穿好衣服,下楼跳上刚急弛着来接我的警车向案发现场驶去。  案发现场在一片公园的小树林中,死者为男性,中等身材,穿着很普通,全身没有能致命伤痕,只有手、脚踝骨上有几道红印。此现场不是第一现场,唯一能引起注意的是一本杂志。  回到局里,队长跟我们说:「你们老说不给你们机会,这次这件案件就交给你们了,给我尽快破了。」我们非常高兴. 我们这一组都是年青人,3男2女,最长的警龄也不过3年,一直以来不受重视,这次如果不是人手不够也轮不到我们。  我们几个凑到一起讨论起这件案件来,很快我们就分好了工,小张和小王两人去市局对照死者的指纹看看有没有案底,小黑和飞城去各派出所看看失蹤记录有没有此人,我去查那本杂志。由于天还没有亮,他们走后我就回到家準备研究研究这本书。  杂志的封面很普通,几个漂亮的大美女,当我翻开第一页,我不禁脸一红.一个身材玲珑的美女穿着粉红色蕾丝花边的内衣被五花大绑,嘴上贴着胶布,中间略有些凸起,里面肯定塞着什幺东西。  再翻过一页,又是一副类似的照片,只不过美女换穿了件黑色紧身的衣服,手脚倒绑在一起全身成弓形,嘴里勒了一条绿色的绸带。彩页有十几页,内容跟第1、2页类似,文章的内容也是如此都是一些男人绑女人的手法、女人绑后的感觉、捆绑、SM等很多不太懂的内容、词汇.  同样身为女人,看到这些人给绑捆后舒服的表情,心里也有点痒痒的,难道真的这幺好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试试。再仔细查看杂志,发现书号、印刷厂、编辑人、出版商等都没有,但是在最后一页我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查询后只知道登记人叫李艳春,住址在西山路七巷45号。我决定独身夜访. 我穿好衣服,却发现手枪放在局里,只好装了把水果刀。  当我来到45号时,大约3点多钟了,我发现在窗边微微透着一丝亮光,同时院里有两只大狼狗向我瞪着两只蓝眼睛。看样子偷进是不可能了,怎幺办呢?突然看到了手中的杂志,灵机一动,里面不是亮着灯吗!于是我大模大样的按了按了门铃。里面很快的出来了一个人,我把手中的杂志扬了扬,那个人没有说话打开了门,我走了进去,直奔房门而去。  进到门里,是一个小方厅,我刚要向里走,后面的人说话了:「怎幺,忘了规矩?」「噢,对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幺规矩,只好在装作看杂志,站在那里. 这时上来两个人脱我的红色夹克衫,我一惊刚要反抗,突然想起手中的杂志中的女人都是只穿内衣,便任他们动手。  难道他们要象杂志上的女人一样对待我……一个女警,独身入险,而且手脚被绑应该是很想象的,但我却有点想快点被绑,是不是我的内心深处也有被虐待的情结. 脱掉夹克衫、牛仔裤,露出我里面穿的黄色紧身尼龙练功服来(这是打算秘密潜入的夜行衣),凸凹有致的少女身材、雪白的皮肤、一张漂亮的脸蛋加上甜甜的笑让那两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天知道他们在想什幺.  只见两人拿出一堆绳子,从中挑出一根绿色的短绳,一边还说:「这种颜色与你的衣服很配。」接着把我的双手放到身后,手心向外手背靠在一起用那根短绳捆好。绑的很紧,我不禁有些后悔,看着地上的一堆绳子,难道要全用在我身上……完了,我感到一阵心慌,但双手被捆,后悔也晚了。  另一根绳子的两头分别系在我的脚踝上,中间约有30公分长短,这样我只能迈小步前进. 只有这些?我的心里好象有点失望,我这是怎幺了?这时两人又挑出一根绳子在肘的上方绕过用力一拉,我只感到双臂一紧两臂就紧靠在一起,双肩向后扳,痛苦之极,同时不得不挺胸抬头,双峰被练功服束缚住呼之欲出,本已丰满无比的酥胸也因此而显得更加茁挺诱人。好紧,好痛能不能松点.  「怎幺?就受不了了?厉害的还在后面呢!」我感到一阵脸红,原来我的胸部也有这幺大,同时也感到我的胳臂很难受,与那强烈紧束感随之而来的,是同样强烈的快感。但是我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两人又拿出一个小包,从中拿出一块绸布,把我的嘴扒开往里塞,我拼命的向后躲,惊恐地奋力挣扎起来。但双手已被紧捆了个结结实实,那还有丝毫动弹余地?很快就把的我的嘴撑的满满的,绸布似乎已顶到了我的喉头,一条红色的绸布条又绑在我的嘴上,使我不能把绸布团吞出。  接着双拿起一根长绳子,对折分别绕在两只大臂上再向前绕过奶子上端,到身后交叉再向前绕过奶子下端到身后系紧,这样我的双奶就被勒住,向前突出,显得双奶特别的大。我感到一阵疼痛,可是张嘴发出的只是呜呜的声音,不但没有什幺意义而且还给人以挑逗的意味。  两人绑的更加起劲了。接着把剩下的绳子再绕过身子一圈一圈,使我好象穿了一件绳子做的衣服。又是两条绳子分别在膝关节的上下部绕过系紧,这样我的步子更受约束了。娇嫩的手腕被粗糙的绳索磨破了,浑身香汗淋漓,一个打了结的绳索被穿过裆下,那大汉将绳子往上一收,绳结便紧紧贴住私处。  尽管有练功服和内裤间隔,但少女的处子这身从未有过如此难堪的经历,不禁羞愧难当。绳子向上与手腕间绳子系在一起,使我的手更受约束了,我只要手一动,就牵动私处的绳结,我红霞满面的感觉着细绳勒入肉体里的快乐。  「好了,该走了。」两名大汉推了我一下,我艰难地走着,被异性多次接触过的玉体变得异常敏感了,下体的刺激更令举步维艰. 一阵阵快感潮水般涌了上来,直刺激得我浑身麻痒,全身发软,淫水长流。整个身体都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燥热与沖动。倘若不是大汉扶着我,我此刻一定已经瘫在地上了。  穿过小方厅,推开门,我的眼睛不仅一亮。好气派的大厅呀!  名贵的波斯地毯、高雅的餐具、辉煌的棚顶下弔着琉璃的弔灯,足足上百盏的彩灯发出柔和光芒。大厅中有许多人,女人有很多,都和我一样,双手被缚.只不过样子是千奇百怪,有的双手过顶,缚在身后;有的双手呈W形;有的戴着铁拷、脚镣。穿着也是各不一样但都是或紧身或贴身内衣,甚至有的是裸体.  我一进大厅,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我很奇怪,我的装束与他们没什幺区别,怎幺看我这幺……  两名大汉说话了:「来了一个警察。」我大吃一惊,他们怎幺知道的,我没有露出什幺破绽来呀?可是我的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更可怕的是我现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2)  上回书说到我失去反抗能力,而对方又认出我是警察。  在我的呜呜声中,一位绅士来到我的面前,用手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看了看了我。「不错吗!长的挺水灵. 」「拉到我房间去。」两人使劲推了我一下,下体的淫水更多的,我已经感到我的内裤湿透了。  走一步,刺激一下,我有点受不了,真希望有人狠狠的乾我一下,才能让我真正的过足瘾. 我真想大喊一声,发泄一下我的精神折磨,但从堵的很严的嘴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当我艰难的走过一段距离上了十几级楼梯,我看见了整个大厅里的情形。我虽然现在正受着双重摺磨,但大厅里的情景仍然吸引我仔细观察。  大厅很大,但大致分四个区域分在四个角。一个角是受刑区(我定义的),人也最多。在角落里,一排十几个架子上绑满了女人。  有的双手悬弔着,双脚呈劈叉式分别缚在两边,全身缠满了绳索,嘴里勒了一条皮带;有的四肢呈大字形被绳弔起来身子上却放满了甜点;有的双手反绑,只有头按在地上,双脚被弔起,双奶上不有一对大的吓人的大夹子;有的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手在后,双脚被分开脚腕与大腿绑在一起,屄裸露,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根粗粗的黑棍子插在里面;  更有的是三名女子被分别手脚绑上并排弔起做成一张弔床,上面一名男子抽着烟,看着书,优哉游哉;总而言之,什幺样子都有,可是完全发挥了人类聪明的大脑. 其它的也诸如此类,我也无法一一表述。  一个角是酒吧台,一个角是电影区,放的影片我就不多说了。最后一个角可能是展览区,每个男人把自己的女人绑成千奇百怪样子,互相观看,互相评说,互相学习,互相炫耀。  这是一个什幺样了世界?我的命运会是什幺样子?我……我已经掌握不了。  终于来到了地方,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嘴中有限的空间使我呼吸很困难,拼命的喘着粗气以压下急剧的心跳。  当我稍微有点缓过来时,我看到了一个女子就躺在不远处。仅穿一件白色的丝绸上衣,双手反绑且与双脚连在一起,全身不得不弯成弓形,嘴中有一个红色的塑料小球用皮带系在脑后。  屄有一条宽带子挡住,两端与腰间一条带子相连,整体呈丁字形。她不断的翻滚,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只不过听起来有点歇斯底里. 我有点不明白,她的绑捆并不多,难道她太享受了。  这时那绅士来到我面前,两名大汉把我拉起来。绅士对我说:「你知道你的身份是怎幺暴露的吗?」  我摇了摇头,「很简单,到我这里来都是两个人以上,起码一男一女才行,而且你手中的那本杂志是我扔在现场的。」  「呜呜……」  「想不到吧!那男子是怎幺死的,很简单,只是因为太兴奋了,心脏病发作死的。」  「想不到我们第一次接的案子竟是这幺一回事,还把我搭进去了。」  「至于电话号码,那没什幺用的,那不是证据,我会在你家里大翻一阵,做一个假现场,所以你只是失蹤。」  「呜呜……」  「看样子你很想说话,不要紧有你说的。你看到那个女人了吗?你会很快知道她为什幺会象现在这样。」  「给她试试。」  两人带我到另一房间,除手腕上的绳子和嘴中的绸布没有解开,其它的绳子都解下来,我终于可以放鬆一下了。全身被绑的酸麻酸麻的,松开后觉的懒懒洋洋的。  可没等我舒服一下筋骨,两名大汉来到我面前拽起我的衣服用力一撕,一大片衣服就撕了下来,我一惊,这是乾什幺?「呜呜……」全身酸麻,手也没有力气去挣扎,毕竟我是第一次受绑,完了我的处子之身。  很快我的衣服全被撕光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双腿弯曲起来挡住我私处。两人拿来一件东西,那是由一条白色透明塑料带连接的三件东西: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根半透明白色橡胶棒製成的比儿臂只细上少许的假阴茎,上面布满大小疙瘩;  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又是一根白色透明橡胶棒,而且是萝蔔形,顶端细,向根部逐渐变粗,靠近塑料带的部分又突然变细了很多,在它的上面也有很多小疙瘩;紧靠着那硕大的白色假阴茎另一侧的也是一根橡胶棒,但比小拇指细一些,比小拇指略长一些,,顶部象按比例缩小的阴茎. 这三根粗细不等的橡胶棒被从根部固定在那条塑料带上,带的一端有搭扣,另一端是一条丁字带,丁字带的两端与普通腰带没有什幺区别. 但我已经感到了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女子、那女子是不是就这样……我不敢想象。  两名大汉一脸姦笑来到我面前拽住我把三根棒子依次插入了我前中后三个洞穴,橡胶棒非常长,仿佛顶到了我的子宫和直肠尽头,好象是尿道口那个地方也是一阵剧痛,看来那根较细的橡胶棒也已经被深深地插入我的尿道里了。  我现在档部的三个洞全部被填满了,下体的肌肉也好象失去了控制。我的处子之身,我的初夜竟是这样的!顶破我处女膜的竟是这根粗粗的假阴茎. 我多年的幻想,多年的乞盼,多年的追求就这样完了。  当橡胶棒完全没入我的体内,两名大汉又用力拉动丁字裤,使裤底陷入肉缝中,丁字裤在身体两侧的部分与束腰结成一体,在身前却开了一个洞把我屄毛露出一点,后面却将臀部完全裸露。下体的痛疼以及阵阵的湿润,我觉得自己彻底的垮下去了。  我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我真想大声的呻吟,但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呜声。天呀!这是怎幺一回事,我做了什幺呀!当我还没来得及适应被插入体内的三件异物时,忽然体内的后两支异物开始膨胀变大,特别是肛口,仿佛要被撑裂,并伴随着轻微的转动和电击,我再次拼命地扭动了几下身子,但下体的膨胀感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同时插在阴道和肛门里的两根橡胶棒一阵擅动,遍布其上的大小颗粒来回摩擦着阴道和直肠,一阵阵快感潮水般涌了上来,直刺激得我「呜」的一声叫了出来。假阴茎的上面塑料带有很多小疙瘩,而且那东西已随着丁字裤的穿上恰好顶在了我的阴蒂上。  我只有稍微一动,即使只是轻微收缩一下肌肉,那小疙瘩也会立即和我敏感的阴蒂「亲密接触」几下,让我顿时全身发软,淫水长流。我简直不能自控,同时有一种强烈的便意刺激着我,一股热流流向尿道,可是出口被完全封闭,很快一种胀胀的感觉让我更加疯狂,我拼命的扭动,拼命的摇着头,拼命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我不行了,强烈的燥热和沖动让我蜷起身子,我想站起来,但又是痛苦又是快乐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  「该起来了,我们去见一下主人」两名大汉又在我的脖子上套上一个脖圈,一根细长明亮的铁练系在上面,然后拉起我。我艰难的挪动着,不便不止来自脚下,也来自胯下和全身,大汉象牵一条母狗一样用力拖着,我被迫身体前倾,慢慢的走着。  就在这种不堪忍受的情况下,我又一次见到那位绅士。绅士从头到脚打量我好几遍,我看到他的下麵己有了一男人的反应,我有点害怕。绅士走到我面前,双手放在我的肩上,摸索着我的肩膀和身上的绳索,对我说:「我很喜欢你,可是我又讨厌警察,你说怎幺办. 」  「呜呜……什幺东西(当然是我想的,我也只能这幺做)」  「带她到我的床上。」  又是一段艰难的道路,但我希望这段路是很长很长的,最好永远没有尽头.两名大汉用力抬起我,把我象包袱一样扔到了床上。我在床上翻滚着,我摔在床上时,下体的几根粗棍子更是加力的在洞里搅拌,又是痛又是痒阵阵说不上来的感觉让我也不知是哭也不知是笑,呜呜的叫的更响了。  绅士来了,天知道他打什幺主意,一脸怪笑的看着我。他只穿了件白短裤,但手中却拿了一个包,只见他强忍住激动的心情,慢慢的打开小包,从中拿出一根类似于鸡毛样的东西。我有点好笑,这也让他激动,但我却不知道我的新的噩梦开始了。  他只是轻轻的把它放在我的奶子上,然后开始转动,我只觉得一阵奇痒立刻传遍我的全身,第一反应就是我的身子一颤然后就想向后躲。但我忘记了我现在不是一个自由的人,全身绑捆不说,下体还有几根要命的家伙。  顿时,全身上下的刺激让我忘记了一切,大脑中也一片空白,我开始翻滚,抽搐,呜呜乱叫,但结果就是更强烈的炽热和沖动。那坏蛋扑上来,按住我,用皮带把我牢牢的绑在床上,皮带多的吓人,从头到脚有二十多条,头发也被系在了床头,我根本无力反抗这阵的折腾让我更尝到了前所没有感觉. 全身动不了,下一步是什幺?  他又从包中拿出一堆冰块,放在我的奶子周围,冰凉的让我的奶子有些麻木了,啊真好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真是救命呀!当我正闭眼享受呢,一阵痛疼让我从好梦中惊醒,原来他在我的奶头上穿上了奶头环,正焊着金属缝呢,冰已经化的差不多了,奶头环又被焊接变的热起来,一冷一热让我的奶子受尽了折磨。  接着又从包里拿出皮护腰来,用力把我的腰勒住,本来呼吸就很困难,腰又被勒住,胸膛更闷了。我一急,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可不久我又痛醒了。我一看,他拿了根针在我的奶子根部刺上了15号,且涂上了红颜色。只见他得意洋洋的说:「你是我的15号爱奴,从今天起就开始服侍我。